为什么我坚持吃素

(1)EmmyJames的故事(新西兰)

2007年3月的一天,我十三岁的时候,决定成为素食者。只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件正确的事情。当没有绝对必要时为什么我必须要成为恐怖残暴地对待动物的人群中的一员?这对我没有意义。所以,第二天我就成为素食者,并停止使用任何动物产品,包括食物、衣服、测试、娱乐及其它任何用途。

七年半之后,我仍然是素食者。而且我可以自信地说我会一直都是素食者。因为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我个人的因素。纯素主义是用来确定其它动物也是有感情的个体的一种方式,就像我们人类一样,它们也有免于被奴役和剥削而自由生活的权利。它们是我们非素食选择的受害者。而涉及到受害者的选择就不再是个人的选择。这并不像选择听的音乐或想穿哪种颜色的T恤那么简单。不论我们相信与否,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当我们购买非素食的产品时,我们就主动地参与了对动物的伤害和屠杀。

我怎么能再回到这种状况呢?从利用动物产品中可能得到的微小的个人利益怎么可能比动物的生命更重要呢?我看到过它们將被杀死时的恐惧。我看过它们为了生命而争扎、抗争。我曾经忽视它们的这种痛苦并忽略自己的感觉。就像其它人一样。但我拒绝再继续这样做。使用非人类的动物可能是普遍的现象,但这是不对的。这关系到其它的生命。它们并不是为了被我们所利用,也不是为了我们而存在。

我会一直都吃素。这就是我。这不单单是饮食,也不仅仅是生活方式,这是支持正义的行为。

~EmmyJames,Waikato,NewZealand

(2)JanClausDiBlasio的故事(意大利)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捷克着名作家米兰.昆德拉(MilanKundera)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说:”只有当人类没有了主宰权时人类真实善良的纯洁与自由的特性才会显现出来。人类真正的道德考验,其最基本的测试(深藏在内)显现在面对需要他仁慈对待的对象:动物。”

你曾经看过母猪的眼睛吗?你真的相信我们没办法进行跨物种的沟通吗?她并不单单只是你印象中的那种动物。

她可以感觉和嗅出你的存在。通过光线她会看到你的轮廓剪影。她靠近你,羞怯地追寻着你的目光。她的眼球打量着你,打破你牢固信念的防护,寻找你身上未点燃的火花。当目光相遇时冷漠就消失了:我们被别人深沉的目光所吸引,当我们接触到自身的黑暗时会在精神上进行更深入的探索。这种反省,这种深刻的本能一样的反思像一股激励的清泉冲走了为别的事物而对自己撒谎的自私的举动,但如果没有接触自身这种汹湧的情感我们就不会这么做。

这提醒我们,在这个稀有的星球上,我们和其它的物种共用这一切,因本性的追求而从痛苦和耻辱中追求自由的生存。对一些人来说,纯素主义仅仅是一个标记,一时流行的风尚,相对于普通的社会规则而言是一种激进的极端行为,而对其它人来说,像我们这些普通人,这是社会正义对着母猪及其它生物的眼睛所作出的承诺。这是一种誓言,作出承诺,不但表明所有的眼睛是有情众生的一扇窗户,同时也是一面镜子反映出了我们人类对于脆弱群体的伤害。我看到了她的眼睛。我没有看到笛卡尔的自动装置上的原始力学。我没有看到主权契约上默认的受害者。我看到了恐惧、迷茫和堕落。我看到我和我的同伴们提出的疑问。这也是我为什么坚持素食的原因:恢复那些眼睛里的神采,恢复生命的承诺和实行同一宇宙的价值观,我们可以建立一个新的星球。这种价值观就是同情心。

~JanClausDiBlasio,Rome,Ita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