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那一声梵呗的清凉

最是那一声梵呗的清凉

儿时参加过合唱团的我,似乎对“移风易俗,莫善于乐”有一种天然的确信。《放牛班的春天》中孩子们用天籁般的歌声走出心灵的灰暗,《音乐之声》中音乐旋律、节奏的独特魅力,影视作品中教堂唱诗班对信众的接引力和信仰的感染力,都让我充满向往。

加入三级修学之初,体会到佛乐清凉,曾一度跟家里师兄提起:“好想有一个教堂唱诗班一样的合唱团,大家一起感受三宝功德啊!”他鼓励道:“那你发起一个呗。”没有任何音乐科班训练基础和组织合唱团经验的我,只能按捺住这样的“妄想”。

没想不久之后,专业人士就出现了。“随喜师兄啊,功夫不负有心人,师兄一定花了很大功夫……”四年前的冬天,在听香馆试唱《三宝歌》时,来自上海音乐学院的音乐专业教授善行师兄如是对我说,她的专业、谦卑、亲和与诚恳让我折服。于是,我有机缘带着仍在肚子里的宝宝一起参与了合唱团。可惜后来种种原因合唱团没能继续,自己也未能提升这半瓶晃荡的唱诵水平。

“没有科班训练的经验,但自小爱唱歌,学佛之后,脑海中常有乐曲……”师兄自己如是说。但只要是“慈妙”出品,每每都是师兄们交口称赞、争相学唱的上乘天籁佳音,也每每让我想起六祖大师在见五祖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离自性,即是福田”。随喜慈妙师兄的自性开启和智慧流露,尤其在这声声梵呗中,能感受到她那一颗时刻用音声海供养三宝、接引大众的发心,怎能不倍感清凉?而从小就喜在内心歌唱的我,到现在也都只是给宝宝浅声低吟睡前摇篮曲的水平。还好,兴趣一直在……

所以,当我看到西园梵呗团招募的消息时,欢喜之情难以言表。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面试那天,当我带着宝宝第一次走进雅印堂,顿时被现场温馨雅致的氛围包围。而听到义工师兄提到梵呗团面试需要经过自唱、听单音、节奏模仿、旋律模仿、视唱五个步骤的时候,自己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待走进面试的内室,看到坐在面前的是善行和慈妙师兄,内心敬佩之情无以言表。据义工师兄说,两位师兄一早5点多就从西园出发赶来。而我面试时候,已接近正午,她们却毫无倦意,全程专注投入、耐心细致。因为我的粗心急躁和五音欠佳,在节奏模仿的环节让善行师兄重复了三四次,真是惭愧。

听慈妙师兄提及,梵呗团的报名除了苏州本地,还有全国的师兄和朋友关注,在苏州面试的还有来自南京、常州、无锡等地,希望尽快组建起梵呗团,让有发心的大家尽快投入演唱,不负常住的悲心、不负大家的热情。

随喜两位大菩萨的发心,更深深体会到了导师的慈悲与智慧,不断探索适合现代人修行和弘法的模式。今日,我们有因缘共聚一堂,感受那声声梵呗的清凉,让我们共同祈愿梵呗团能早日成立,用音声供养三宝,用音声接引大众!